《晋书·列传·第六十七章》

  ○东夷夫余国 马韩 辰韩 肃慎氏 倭人 裨离等十国

  ○西戎吐谷浑 焉耆国 龟兹国 大宛国 康居国 大秦国

  ○南蛮林邑 扶南

  ○北狄 匈奴

  夫恢恢乾德,万类之所资始;荡荡坤仪,九区之所均载。考羲轩于往统,肇承 天而理物;讯炎昊于前辟,爰制地而疏疆。袭冠带以辨诸华,限要荒以殊遐裔,区 分中外,其来尚矣。九夷八狄,被青野而亘玄方;七戎六蛮,绵西宇而横南极。繁 种落,异君长,遇有道则时遵声教,钟无妄则争肆虔刘,趋扇风尘,盖其常性也。 详求遐议,历选深谟,莫不待以羁縻,防其猾夏。

  武帝受终衰魏,廓境全吴,威略既申,招携斯广,迷乱华之议,矜来远之名, 抚旧怀新,岁时无怠,凡四夷入贡者,有二十三国。既而惠皇失德,中宗迁播,凶 徒分据,天邑倾沦,朝化所覃,江外而已,賝贡之礼,于兹殆绝,殊风异俗,所未 能详。故采其可知者,为之传云。北狄窃号中壤,备于载记;在其诸部种类,今略 书之。

  东夷,夫余国、马韩、辰韩、肃慎氏、倭人、裨离等十国。

  夫余国,在玄菟北千余里,南接鲜卑,北有弱水,地方二千里,户八万,有城 邑宫室,地宜五谷。其人强勇,会同揖让之仪有似中国。其出使,乃衣锦罽,以金 银饰腰。其法,杀人者死,没入其家;盗者一责十二;男女淫,妇人妒,皆杀之。 若有军事,杀牛祭天,以其蹄占吉凶,蹄解者为凶,合者为吉。死者以生人殉葬, 有椁无棺。其居丧,男女皆衣纯白,妇人著布面衣,去玉佩。出善马及貂豽、美珠, 珠大如酸枣。其国殷富,自先世以来,未尝被破。其王印文称“秽王之印”。国中 有古秽城,本秽貃之城也。

  武帝时,频来朝贡,至太康六年,为慕容廆所袭破,其王依虑自杀,子弟走保 沃沮。帝为下诏曰:“夫余王世守忠孝,为恶虏所灭,其愍念之。若其遗类足以复 国者,当为之方计,使得存立。”有司奏护东夷校尉鲜于婴不救夫余,失于机略。 诏免婴,以何龛代之。明年,夫余后王依罗遣诣龛,求率见人还复旧国。仍请援。 龛上列,遣督邮贾沈以兵送之。廆又要之于路,沈与战,大败之,廆众退,罗得复 国。尔后每为廆掠其种人,卖于中国。帝愍之,又发诏以官物赎还,下司、冀二州, 禁市夫余之口。

  韩种有三: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韩。辰韩在带方南,东西以海为限。

  马韩居山海之间,无城郭,凡有小国五十六所,大者万户,小者数千家,各有 渠帅。俗少纲纪,无跪拜之礼。居处作土室,形如冢,其户向上,举家共在其中, 无长幼男女之别。不知乘牛马,畜者但以送葬。俗不重金银锦罽,而贵璎珠,用以 缀衣或饰发垂耳。其男子科头露紒,衣布袍,履草蹻,性勇悍。国中有所调役,及 起筑城隍,年少勇健者皆凿其背皮,贯以大绳,以杖摇绳,终日欢呼力作,不以为 痛。善用弓楯矛橹,虽有斗争攻战,而贵相屈服。俗信鬼神,常以五月耕种毕,群 聚歌舞以祭神;至十月农事毕,亦如之。国邑各立一人主祭天神,谓为天君。又置 别邑,名曰苏涂,立大木,悬铃鼓。其苏涂之义,有似西域浮屠也,而所行善恶有 异。

  武帝太康元年、二年,其主频遣使入贡方物,七年、八年、十年,又频至。太 熙元年,诣东夷校尉何龛上献。咸宁三年复来,明年又请内附。

  辰韩在马韩之东,自言秦之亡人避役入韩,韩割东界以居之,立城栅,言语有 类秦人,由是或谓之为秦韩。初有六国,后稍分为十二,又有弁辰,亦十二国,合 四五万户,各有渠帅,皆属于辰韩。辰韩常用马韩人作主,虽世世相承,而不得自 立,明其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也。地宜五谷,俗饶蚕桑,善作缣布,服牛乘马。 其风俗可类马韩,兵器亦与之同。初生子,便以石押其头使扁。喜舞,善弹瑟,瑟 形似筑。

  武帝太康元年,其王遣使献方物。二年复来朝贡,七年又来。

  肃慎氏一名挹娄,在不咸山北,去夫余可六十日行。东滨大海,西接寇漫汗国, 北极弱水。其土界广袤数千里,居深山穷谷,其路险阻,车马不通。夏则巢居,冬 则穴处。父子世为君长。无文墨,以言语为约。有马不乘,但以为财产而已。无牛 羊,多畜猪,食其肉,衣其皮,绩毛以为布。有树名雒常,若中国有圣帝代立,则 其木生皮可衣。无井灶,作瓦鬲,受四五升以食。坐则箕踞,以足挟肉而啖之,得 冻肉,坐其上令暖。土无盐铁,烧木作灰,灌取汁而食之。俗皆编发,以布作衤詹, 径尺余,以蔽前后。将嫁娶,男以毛羽插女头,女和则持归,然后致礼娉之。妇贞 而女淫,贵壮而贱老,死者其日即葬之于野,交木作小椁,杀猪积其上,以为死者 之粮。性凶悍,以无忧哀相尚。父母死,男子不哭泣,哭者谓之不壮。相盗窃,无 多少皆杀之,故虽野处而不相犯。有石砮,皮骨之甲,檀弓三尺五寸,楛矢长尺有 咫。其国东北有山出石,其利入铁,将取之,必先祈神。

  周武王时,献其楛矢、石砮。逮于周公辅成王,复遣使入贺,尔后千余年,虽 秦汉之盛,莫之致也。及文帝作相,魏景元末,来贡楛矢、石砮、弓甲、貂皮之属。 魏帝诏归于相府,赐其王傉鸡锦罽、绵帛。至武帝元康初,复来贡献。元帝中兴, 又诣江左贡其石砮。至成帝时,通贡于石季龙,四年方达。季龙问之,答曰:“每 候牛马向西南眠者三年矣,是知有大国所在,故来一云。

  倭人在带方东南大海中,依山岛为国,地多山林,无良田,食海物。旧有百余 小国相接,至魏时,有三十国通好。户有七万。男子无大小,悉黥面文身。自谓太 伯之后,又言上古使诣中国,皆自称大夫。昔夏少康之子封于会稽,继发文身以避 蛟龙之害,今倭人好沈没取鱼,亦文身以厌水禽。计其道里,当会稽东冶之东。其 男子衣以横幅,但结束相连,略无缝缀。妇人衣如单被,穿其中央以贯头,而皆被 发徒跣。其地温暖,俗种禾稻纟宁麻而蚕桑织绩。土无牛马,有刀楯弓箭,以铁为 镞。有屋宇,父母兄弟卧息异处。食饮用俎豆。嫁娶不持钱帛,以衣迎之。死有棺 无椁,封土为冢。初丧,哭泣,不食肉。已葬,举家入水澡浴自洁,以除不祥。其 举大事,辄灼骨以占吉凶。不知正岁四节,但计秋收之时以为年纪。人多寿百年, 或八九十。国多妇女,不淫不妒。无争讼,犯轻罪者没其妻孥,重者族灭其家。旧 以男子为主。汉末,倭人乱,攻伐不定,乃立女子为王,名曰卑弥呼。

  宣帝之平公孙氏也,其女王遣使至带方朝见,其后贡聘不绝。及文帝作相,又 数至。泰始初,遣使重译入贡。

  裨离国在肃慎西北,马行可二百日,领户二万。养云国去裨离马行又五十日, 领户二万。寇莫汗国去养云国又百日行,领户五万余。一群国去莫汗又百五十日, 计去肃慎五万余里。其风俗土壤并未详。

  泰始三年,各遣小部献其方物。至太熙初,复有牟奴国帅逸芝惟离、模卢国帅 沙支臣芝、于离末利国帅加牟臣芝、蒲都国帅因末、绳全国帅马路、沙楼国帅钐加, 各遣正副使诣东夷校尉何龛归化。

  西戎,吐谷浑、焉耆国、龟兹国、大宛国、康居国、大秦国、吐谷浑、吐延、 叶延、辟奚、视连、视罴、树洛干。

  吐谷浑,慕容廆之庶长兄也,其父涉归分部落一千七百家以隶之。及涉归卒, 廆嗣位,而二部马斗,廆怒曰:“先公分建有别,奈何不相远离,而令马斗!”吐 谷浑曰:“马为畜耳,斗其常性,何怒于人!乖别甚易,当去汝于万里之外矣。” 于是遂行。廆悔之,遣其长史史那蒌冯及父时耆旧追还之。吐谷浑曰:“先公称卜 筮之言,当有二子克昌,祚流后裔。我卑庶也、理无并大,今因马而别,殆天所启 乎!诸君试驱马令东,马若还东,我当相随去矣。”楼冯遣从者二千骑,拥马东出 数百步,辄悲鸣西走。如是者十余辈,楼冯跪而言曰:“此非人事也。”遂止。鲜 卑谓兄为阿干,廆追思之,作《阿干之歌》,岁暮穷思,常歌之。

  吐谷浑谓其部落曰:“我兄弟俱当享国,廆及曾玄才百余年耳。我玄孙已后, 庶其昌乎!”于是乃西附阴山。属永嘉之乱,始度陇而西,其后子孙据有西零已西 甘松之界,极乎白兰数千里。然有城郭而不居,随逐水草,庐帐为屋,以肉酪为粮。 其官置长史、司马、将军,颇识文字。其男子通服长裙,帽或戴冪。妇人以金花 为首饰,辫发萦后,缀以珠贝。其婚姻,富家厚出娉财,窃女而去。父卒,妻其群 母;兄亡,妻其诸嫂。丧服制,葬讫而除。国无常税,调用不给,辄敛富室商人, 取足而止。杀人及盗马者罪至死,他犯则征物以赎。地宜大麦,而多蔓菁,颇有菽 粟。出蜀马、牦牛。西北杂种谓之为阿柴虏,或号为野虏焉。吐谷浑年七十二卒, 有子六十人,长曰吐延,嗣。

  吐延身长七尺八寸,雄姿魁杰,羌虏惮之,号曰项羽。性俶傥不群,尝慷慨谓 其下曰:“大丈夫生不在中国,当高光之世,与韩、彭、吴、邓并驱中原,定天下 雌雄,使名垂竹帛,而潜窜穷山,隔在殊俗,不闻礼教于上京,不得策名于天府, 生与麋鹿同群,死作氈裘之鬼,虽偷观日月,独不愧于心乎!”性酷忍,而负其智, 不能恤下,为羌酋姜聪所刺。剑犹在其身,谓其将纥拔泥曰:“竖子刺吾,吾之过 也,上负先公,下愧士女。所以控制诸羌者,以吾故也。吾死之后,善相叶延,速 保白兰。”言终而卒。在位十三年,有子十二人,长子叶延嗣。

  叶延年十岁,其父为羌酋姜聪所害,每旦缚草为姜聪之象,哭而射之,中之则 号泣,不中则瞋目大呼。其母谓曰:“姜聪,诸将已屠鲙之矣,汝何为如此?”叶 延泣曰:“诚知射草人不益于先仇,以申罔极之志耳。”性至孝,母病,五日不食, 叶延亦不食。长而沈毅,好问天地造化、帝王年历。司马薄洛邻曰:“臣等不学, 实未审三皇何父之子,五帝谁母所生。”延曰:“自羲皇以来,符命玄象昭言著见, 而卿等面墙,何其鄙哉!语曰‘夏虫不知冬冰’,良不虚也。”又曰:“《礼》云 公孙之子得以王父字为氏,吾祖始自昌黎光宅于此,今以吐谷浑为氏,尊祖之义也。” 在位二十三年卒,年三十三。有子四人,长子辟奚嗣。

  辟奚性仁厚慈惠。初闻苻坚之盛,遣使献马五十匹,金银五百斤。坚大悦,拜 为安远将军。时辟奚三弟皆专恣,长史钟恶地恐为国害,谓司马乞宿云曰:“昔郑 庄公、秦昭王以一弟之宠,宗祀几倾,况今三孽并骄,必为社稷之患。吾与公忝当 元辅,若获保首领以没于地,先君有问,其将何辞!吾今诛之矣。”宿云请白辟奚, 恶地曰:“吾王无断,不可以告。”于是因群下入觐,遂执三弟而诛之。辟奚自投 于床,恶地等奔而扶之,曰:“臣昨梦先王告臣云:‘三弟将为逆乱,汝速除之。’ 臣谨奉先王之命矣。”辟奚素友爱,因恍惚成疾,谓世子视连曰:“吾祸灭同生, 何以见之于地下!国事大小,汝宜摄之,吾余年残命,寄食而已。”遂以忧卒。在 位二十五年,时年四十二。有子六人,视连嗣。

  视连既立,通娉于乞伏乾归,拜为白兰王。视连幼廉慎有志性,以父忧卒,不 知政事,不饮酒游田七年矣。钟恶地进曰:“夫人君者,以德御世,以威齐众,养 以五味,娱以声色。此四者,圣帝明王之所先也,而公皆略之。昔昭公俭啬而丧, 偃王仁义而亡,然则仁义所以存身,亦所以亡己。经国者,德礼也;济世者,刑法 也。二者或差,则纲维失绪。明公奕叶重光,恩结西夏,虽仁孝发于天然,犹宜宪 章周孔,不可独追徐偃之仁,使刑德委而不建。”视连泣曰:“先王追友于之痛, 悲愤升遐,孤虽纂业,尸存而已。声色游娱,岂所安也!纲维刑礼,付之将来。” 临终,谓其子视罴曰:“我高祖吐谷浑公常言子孙必有兴者,永为中国之西籓,庆 流百世。吾已不及,汝亦不见,当在汝之子孙辈耳。”在位十五年而卒。有二子, 长曰视罴,少曰乌纥堤。

  视罴性英果,有雄略,尝从容谓博士金城骞苞曰:“《易》云:‘动静有常, 刚柔断矣。’先王以仁宰世,不任威刑,所以刚柔靡断,取轻邻敌。当仁不让,岂 宜拱默者乎!今将秣马厉兵,争衡中国,先生以为何如?”苞曰:“大王之言,高 世之略,秦陇英豪所愿闻也。”于是虚襟抚纳,众赴如归。乞伏乾归遣使拜为使持 节、都督龙涸已西诸军事、沙州牧、白兰王。视罴不受,谓使者曰:“自晋道不纲, 奸雄竞逐,刘、石虐乱,秦、燕跋扈,河南王处形胜之地,宜当纠合义兵,以惩不 顺,奈何私相假署,拟僭群凶!寡人承五祖之休烈,控弦之士二万,方欲扫氛秦陇, 清彼沙凉,然后饮马泾渭,戮问鼎之竖,以一丸尼封东关,闭燕赵之路,迎天子于 西京,以尽遐籓之节,终不能如季孟、子阳妄自尊大。为吾白河南王,何不立勋帝 室,策名王府,建当年之功,流芳来叶邪!”乾归大怒,然惮其强,初犹结好,后 竟遣众击之。视罴大败,退保白兰。在位十一年,年三十三卒。子树洛干年少,传 位于乌纥堤。

  乌纥堤一名大孩,性软弱,耽酒淫色,不恤国事。乞伏乾归之入长安也,乌纥 堤屡抄其境。乾归怒,率骑讨之。乌纥堤大败,亡失万余口,保于南凉,遂卒于胡 国。在位八年,时年三十五。视罴之子树洛干立。

  树洛干九岁而孤,其母念氏聪惠有姿色,乌纥堤妻之,有宠,遂专国事。洛干 十岁便自称世子,年十六嗣立,率所部数千家奔归莫何川,自称大都督、车骑大将 军、大单于、吐谷浑王。化行所部,众庶乐业,号为戊寅可汗,沙漒杂种莫不归附。 乃宣言曰:“孤先祖避地于此,暨孤七世,思与群贤共康休绪。今士马桓桓,控弦 数万,孤将振威梁益,称霸西戎,观兵三秦,远朝天子,诸君以为何如?”众咸曰: “此盛德之事也,愿大王自勉!”乞伏乾归甚忌之,率骑二万,攻之于赤水。树洛 干大败,遂降乾归,乾归拜为平狄将军、赤水都护,又以其弟吐护真为捕虏将军、 层城都尉。其后屡为乞伏炽磐所破,又保白兰,惭愤发病而卒。在位九年,时年二 十四。炽磐闻其死,喜曰:“此虏矫矫,所谓有豕白蹄也。”有子四人,世子拾虔 嗣。其后世嗣不绝。

  焉耆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里,其地南至尉犁,北与乌孙接,方四百里。四面有 大山,道险隘,百人守之,千人不过。其俗丈夫翦发,妇人衣襦,著大袴。婚姻同 华夏。好货利,任奸诡。王有侍卫数十人,皆倨慢无尊卑之礼。

  武帝太康中,其王龙安遣子入侍。安夫人狯胡之女,妊身十二月,剖胁生子, 曰会,立之为世子。会少而勇杰,安病笃,谓会曰:“我尝为龟兹王白山所辱,不 忘于心。汝能雪之,乃吾子也。”及会立,袭灭白山,遂据其国,遣子熙归本国为 王。会有胆气筹略,遂霸西胡,葱岭以东莫不服。然恃勇轻率,尝出宿于外,为龟 兹国人罗云所杀。

  其后张骏遣沙州刺史杨宣率众疆理西域,宣以部将张植为前锋,所向风靡。军 次其国,熙距战于贲仑城,为植所败。植时屯铁门,未至十余里,熙又率众先要之 于遮留谷。植将至,或曰:“汉祖畏于柏人,岑彭死于彭亡,今谷名遮留,殆将有 伏?”植单骑尝之,果有伏发。植驰击败之,进据尉犁,熙率群下四万人肉袒降于 宣。吕光讨西域,复降于光。及光僭位,熙又遣子入侍。

  龟兹国西去洛阳八千二百八十里,俗有城郭,其城三重,中有佛塔庙千所。人 以田种畜牧为业,男女皆翦发垂项。王宫壮丽,焕若神居。

  武帝太康中,其王遣子入侍。惠怀末,以中国乱,遣使贡方物于张重华。苻坚 时,坚遣其将吕光率众七万伐之,其王白纯距境不降,光进军讨平之。

  大宛国去洛阳万三千三百五十里,南至大月氏,北接康居,大小七十余城。土 宜稻麦,有蒲陶酒,多善马,马汗血。其人皆深目多须。其俗娶妇先以金同心指钚 为娉,又以三婢试之。不男者绝婚。奸淫有子,皆卑其母。与人马乘不调坠死者, 马主出敛具。善市贾,争分铢之利,得中国金银,辄为器物,不用为币也。

  太康六年,武帝遣使杨颢拜其王蓝庾为大宛王。蓝庾卒,其子摩之立,遣使贡 汗血马,

  康居国在大宛西北可二千里,与粟弋、伊列邻接。其王居苏薤城。风俗及人貌、 衣服略同大宛。地和暖,饶桐柳蒲陶,多牛羊,出好马。泰始中,其王那鼻遣使上 封事,并献善马。

  大秦国一名犁鞬,在西海之西,其地东西南北各数千里。有城邑,其城周回百 余里。屋宇皆以珊瑚为棁栭,琉璃为墙壁,水精为柱礎。其王有五宫,其宫相去各 十里,每旦于一宫听事,终而复始。若国有灾异,辄更立贤人,放其旧王,被放者 亦不敢怨。有官曹簿领,而文字习胡,亦有白盖小车、旌旗之属,及邮驿制置,一 如中州。其人长大,貌类中国人而胡服。其土多出金玉宝物、明珠、大贝,有夜光 璧、骇鸡犀及火浣布,又能刺金缕绣及积锦缕罽。以金银为钱,银钱十当金钱之一。 安息、天竺人与之交市于海中,其利百倍。邻国使到者,辄廪以金钱。途经大海, 海水咸苦不可食,商客往来皆赍三岁粮,是以至者稀少。

  汉时都护班超遣掾甘英使其国,入海,船人曰:“海中有思慕之物,往者莫不 悲怀。若汉使不恋父母妻子者,可入。”英不能渡。武帝太康中,其王遣使贡献。

  南蛮,林邑、扶南。

  林邑国本汉时象林县,则马援铸柱之处也,去南海三千里。后汉末,县功曹姓 区,有子曰连,杀令自立为王,子孙相承。其后王无嗣,外孙范熊代立。熊死,子 逸立。其俗皆开北户以向日,至于居止,或东西无定。人性凶悍,果于战斗,便山 习水,不闲平地。四时暄暖,无霜无雪,人皆倮露徒跣,以黑色为美。贵女贱男, 同姓为婚,妇先娉婿。女嫁之时,著迦盘衣,横幅合缝如井栏,首戴宝花。居丧翦 鬓谓之孝,燔尸中野谓之葬。其王服天冠,被缨络,每听政,子弟侍臣皆不得近之。

  自孙权以来,不朝中国。至武帝太康中,始来贡献。咸康二年,范逸死,奴文 纂位。文,日南西卷县夷帅范椎奴也。尝牧牛涧中,获二鲤鱼,化成铁,用以为刀。 刀成,乃对大石嶂而咒之曰:“鲤鱼变化,冶成双刀,石嶂破者,是有神灵。”进 斫之,石即瓦解。文知其神,乃怀之。随商贾往来,见上国制度,至林邑,遂教逸 作宫室、城邑及器械。逸甚爱信之,使为将。文乃谮逸诸子,或徙或奔。及逸死, 无嗣,文遂自立为王。以逸妻妾悉置之高楼,从己者纳之,不从者绝其食。于是乃 攻大岐界、小岐界、式仆、徐狼、屈都、乾鲁、扶单等诸国,并之,有众四五万人。 遣使通表入贡于帝,其书皆胡字。至永和三年,文率其众攻陷日南,害太守夏侯览, 杀五六千人,余奔九真,以览尸祭天,铲平西卷县城,遂据日南。告交州刺史硃蕃, 求以日南北鄙横山为界。

  初,徼外诸国尝赍宝物自海路来贸货,而交州刺史、日南太守多贪利侵侮,十 折二三。至刺史姜壮时,使韩戢领日南太守,戢估较太半,又伐船调枹,声云征伐, 由是诸国恚愤。且林邑少田,贪日南之地,戢死绝,继以谢擢,侵刻如初。及览至 郡,又耽荒于酒,政教愈乱,故被破灭。

  既而文还林邑。是岁,硃蕃使督护刘雄戍于日南,文复攻陷之。四年,文又袭 九真,害士庶十八九。明年,征西督护滕畯率交广之兵伐文于卢容,为文所败,退 次九真。其年,文死,子佛嗣。

  升平末,广州刺史胜含率众伐之,佛惧,请降,含与盟而还。至孝武帝宁康中, 遣使贡献。至义熙中,每岁又来寇日南、九真、九德等诸郡,杀伤甚众,交州遂致 虚弱,而林邑亦用疲弊。

  佛死,子胡达立,上疏贡金盘椀及金钲等物。

  扶南西去林邑三千余里,在海大湾中,其境广袤三千里,有城邑宫室。人皆丑 黑拳发,倮身跣行。性质直,不为寇盗,以耕种为务,一岁种,三岁获。又好雕文 刻镂,食器多以银为之,贡赋以金银珠香。亦有书记府库,文字有类于胡。丧葬婚 姻略同林邑。

  其王本是女子,字叶柳。时有外国人混溃者,先事神,梦神赐之弓,又教载舶 入海。混溃旦诣神祠,得弓,遂随贾人泛海至扶南外邑。叶柳率众御之,混溃举弓, 叶柳惧,遂降之。于是混溃纳以为妻,而据其国。后胤衰微,子孙不绍,其将范寻 复世王扶南矣。

  武帝泰始初,遣使贡献。太康中,又频来。穆帝升平初,复有竺旃檀称王,遣 使贡驯象。帝以殊方异兽,恐为人患,诏还之。

  北狄,匈奴。

  匈奴之类,总谓之北狄。匈奴地南接燕赵,北暨沙漠,东连九夷,西距六戎。 世世自相君臣,不禀中国正朔。夏曰:薰鬻,殷曰鬼方,周曰猃狁,汉曰匈奴。其 强弱盛衰、风俗好尚区域所在,皆列于前史。

  前汉末,匈奴大乱,五单于争立,而呼韩邪单于失其国,携率部落,入臣于汉。 汉嘉其意,割并州并界以安之。于是匈奴五千余落入居朔方诸郡,与汉人杂处。呼 韩邪感汉恩,来朝,汉因留之,赐其邸舍,犹因本号,听称单于,岁给绵绢钱谷, 有如列侯。子孙传袭,历代不绝。其部落随所居郡县,使宰牧之,与编户大同,而 不输贡赋。多历年所,户口渐滋,弥漫北朔,转难禁制。后汉末,天下骚动,群臣 竞言胡人猥多,惧必为寇,宜先为其防。建安中,魏武帝始分其众为五部,部立其 中贵者为帅,选汉人为司马以监督之。魏末,复改帅为都尉。其左部都尉所统可万 余落,居于太原故兹氏县;右部都尉可六千余落,居祁县;南部都尉可三千余落, 居蒲子县;北部都尉可四千余落,居新兴县;中部都尉可六千余落,居大陵县。

  武帝践阼后,塞外匈奴大水,塞泥、黑难等二万余落归化,帝复纳之,使居河 西故宜阳城下。后复与晋人杂居,由是平阳、西河、太原、新兴、上党、乐平诸郡 靡不有焉。泰始七年,单于猛叛,屯孔邪城。武帝遣娄侯何桢持节讨之。桢素有志 略,以猛众凶悍,非少兵所制,乃潜诱猛左部督李恪杀猛,于是匈奴震服,积年不 敢复反。其后稍因忿恨,杀害长史,渐为边患。侍御史西河郭钦上疏曰:“戎狄强 犷,历古为患。魏初人寡,西北诸郡皆为戎居。今虽服从,若百年之后有风尘之警, 胡骑自平阳、上党不三日而至孟津,北地、西河、太原、冯翊、安定、上郡尽为狄 庭矣。宜及平吴之威,谋臣猛将之略,出北地、西河、安定,复上郡,实冯翊,于 平阳已北诸县募取死罪,徙三河、三魏见士四万家以充之。裔不乱华,渐徙平阳、 弘农、魏郡、京兆、上党杂胡,峻四夷出入之防,明先王荒服之制,万世之长策也。” 帝不纳。至太康五年,复有匈奴胡太阿厚率其部落二万九千三百人归化。七年,又 有匈奴胡都大博及萎莎胡等各率种类大小凡十万余口,诣雍州刺史扶风王骏降附。 明年,匈奴都督大豆得一育鞠等复率种落大小万一千五百口,牛二万二千头,羊十 万五千口,车庐什物不可胜纪,来降,并贡其方物,帝并抚纳之。

  北狄以部落为类,其入居塞者有屠各种、鲜支种、寇头种、乌谭种、赤勒种、 捍蛭种、黑狼种、赤沙种、郁鞞种、萎莎种、秃童种、勃蔑种、羌渠种、贺赖种、 钟跂种、大楼种、雍屈种、真树种、力羯种,凡十九种,皆有部落,不相杂错。屠 各最豪贵,故得为单于,统领诸种。其国号有左贤王、右贤王、左奕蠡王、右奕蠡 王、左于陆王、右于陆王、左渐尚王、右渐尚王、左朔方王、右朔方王、左独鹿王、 右独鹿王、左显禄王、右显禄王、左安乐王、右安乐王、凡十六等,皆用单于亲子 弟也。其左贤王最贵,唯太子得居之。其四姓,有呼延氏、卜氏、兰氏、乔氏。而 呼延氏最贵,则有左日逐、右日逐,世为辅相;卜氏则有左沮渠、右沮渠;兰氏则 有左当户、右当户;乔氏则有左都侯、右都侯。又有车阳、沮渠、余地诸杂号,犹 中国百官也。其国人有綦毋氏、勒氏、皆勇健,好反叛。武帝时,有骑督綦毋伣邪 伐吴有功,迁赤沙都尉。

  惠帝元康中,匈奴郝散攻上党,杀长吏,入守上郡。明年,散弟度元又率冯翊、 北地羌胡攻破二郡。自此已后,北狄渐盛,中原乱矣。

  史臣曰:夫宵形禀气,是称万物之灵,系土随方,乃有群分之异。蹈仁义者为 中寓,肆凶犷者为外夷,譬诸草木,区以别矣。夷狄之徒,名教所绝,窥边侯隙, 自古为患,稽诸前史,凭陵匪一。轩皇北逐,唐帝南征,殷后东戡,周王西狩,皆 所以御其侵乱也。嬴刘之际,匈奴最强;元成之间,呼韩委质,汉嘉其节,处之中 壤。历年斯永,种类逾繁,舛号殊名,不可胜载。爰及泰始,匪革前迷,广辟塞垣, 更招种落,纳萎莎之后附,开育鞠之新降,接帐连韝,充郊掩甸。既而沸脣成俗, 鸣镝为群,振鸮响而挻灾,恣狼心而逞暴。何桢纵策,弗沮于奸萌;郭钦驰疏,无 救于妖渐。未环星纪,坐倾都邑,黎元涂地,凶族滔天。迹其所由,抑武皇之失也。 吐谷浑分绪伪燕,远辞正嫡,率东胡之余众,掩西羌之旧宇,纲疏政暇,地广兵全, 廓万里之基,贻一匡之训,弗忘忠义,良可嘉焉。吐延夙标宏伟,见方于项籍,始 遵朝化,遽夭于姜聪,高节不群,亦殊籓之秀也。叶延至孝,寄新哀于射草;辟奚 深友,迈古烈于分荆;视连蒸蒸,光奉先之义;视罴矫矫,蕴经时之略;洛干童幼, 早擅英规,未骋雄心,先摧凶手,奉顺者必败,岂天亡晋乎!且浑廆连枝,生自边 极,各谋孙而翼子,咸革裔而希华。廆胤奸凶,假凤图而窃号,浑嗣忠谨,距龙涸 而归诚。怀奸者数世而亡,资忠者累叶弥劭,积善余庆,斯言信矣。

  赞曰:逖矣前王,区别群方。叛由德弛,朝因化昌。武后升图,智昧迁胡。遽 沦家国,多谢明谟。谷浑英奋,思矫穨运;克昌其绪,实资忠训。

上一章』『晋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找教育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zhaojiaoyu.cn/bookview/6661.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