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史·列传·卷八十四》

  氐 吐谷浑 宕昌 邓至 白兰 党项 附国 稽胡

  氐者,西夷之别种,号曰白马。三代之际,盖自有君长,而世一朝见,故《诗》 称“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也。秦、汉以来,世居岐、陇以南,汉川以西,自 立豪帅。汉武帝遣中郎将郭昌、卫广灭之,以其地为武都郡。自汧、渭抵于巴、蜀, 种类实繁,或谓之白氏,或谓之故氐,各有侯王,受中国封拜。

  汉建安中,有杨腾者,为部落大帅。腾勇健多计略,始徙居仇池,方百顷,因 以为号。四面斗绝,高七里余,蟠道三十六回,其上有丰水泉,煮土成盐。腾后有 名千万者,魏拜为百顷氐王。

  千万孙名飞龙,渐强盛,晋武帝假平西将军。无子,养外甥令狐茂搜为子。惠 帝元康中,茂搜自号辅国将军、右贤王,群氐推以为王。关中人士流移者,多依之。 愍帝以为骠骑将军、左贤王。茂搜死,子难敌统位,与弟坚头分部曲。难敌自号左 贤王,屯下辨;坚头号右贤王,屯河池。难敌死,子毅立。自号使持节、龙骧将军、 左贤王、下辨公;以坚头子盘为使持节、冠军将军、右贤王、河池公。臣晋,晋以 毅为征南将军。

  三年,毅族兄初袭杀毅,并有其众,自立为仇池公。臣于石季龙,后称蕃于晋。 永和十年,改初为天水公。十一年,毅小弟宋奴使姑子梁三王因侍直手刃杀初,初 子国率左右诛三王及宋奴,复自立为仇池公。桓温表国为秦州刺史,国子安为武都 太守。

  十二年,国从叔俊复杀国自立。国子安叛苻生,杀俊,复称蕃于晋。死,子世 自立为仇池公。晋太和三年,以世为秦州刺史,弟统为武都太守。世死,统废世子 纂自立。统一名德。纂聚党袭杀统,自立为仇池公,遣使诣简文帝。以纂为秦州刺 史。晋咸安元年,苻坚遣杨安伐纂,克之,徙其人于关中,空百顷于地。

  宋奴之死,二子佛奴、佛狗逃奔苻坚,坚以女妻佛奴子定,拜为尚书、领军。 苻坚之败,关右扰乱,定尽力于坚。坚死,乃率众奔陇右,徙居历城,去仇池百二 十里,置食储于百顷。招夷夏得千余家,自称龙骧将军、仇池公,称蕃于晋。孝武 即以其自号假之,后以为秦州刺史。登国四年,遂有秦州之地,号陇西王。后为乞 佛乾归所杀,无子。

  佛狗子盛,先为监国守仇池,乃统事,自号征西将军、秦州刺史、仇池公。谥 定为武王。分诸氐、羌为二十部护军,各为镇戍,不置郡县。遂有汉中之地,仍称 蕃于晋。天兴初,遣使朝贡,诏以盛为征南大将军、仇池王。隔碍姚兴,不得岁通 贡使。盛以兄子抚为平南将军、梁州刺史,守汉中。宋永初中,宋武帝封盛为武都 王。盛死,私谥曰惠文王。子玄统位。

  玄字黄眉,号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秦州刺史、武都王。虽蕃于宋,仍 奉晋义熙之号。后始用宋元嘉正朔。初,盛谓玄曰:“吾年已老,当终为晋臣,汝 善事宋帝。”故玄奉焉。玄善于待士,为流旧所怀。始光四年,太武遣大鸿胪公孙 轨拜玄为征南大将军、督梁州刺史、南秦王。玄上表请比内蕃,许之。玄死,私谥 孝昭王。子保宗统位。

  初,玄临终谓弟难当曰:“今境候未宁,方须抚慰,保宗冲昧,吾授卿国事, 其无坠先勋。”难当固辞,请立保宗以辅之。保宗既立,难当妻姚氏谓难当曰: “国险,宜立长君,反事孺子,非久计。”难当从之,废保宗而自立,称蕃于宋。 难当拜保宗为镇南将军,镇石昌;以次子顺为镇东将军、秦州刺史,守上邽。保宗 谋袭难当,事泄,被系。先是,四方流人以仇池丰实,多往依附。流人有许穆之、 郝惔之二人投难当,并改姓为司马,穆之自云名飞龙,惔之自云名康之,云是晋室 近戚。康之寻为人所杀。时宋梁州刺史甄法护刑政不理,宋文帝遣刺史萧思话代任。 难当以思话未至,遣将举兵袭梁州,破白马,遂有汉中之地。寻而思话使其司马萧 承之先驱进讨,所向克捷,遂平梁州。因又附宋。难当后释保宗,遣镇董亭。保宗 与兄保显归京师,太武拜保宗征南大将军、秦州牧、武都王,尚公主;保显为镇西 将军、晋寿公。后遣大鸿胪崔颐拜难当为征南大将军、仪同三司、领护西羌校尉、 秦梁二州牧、南秦王。

  难当后自立为大秦王,号年曰建义,立妻为王后,世子为太子,置百官具拟天 朝。然犹贡献于宋不绝。寻而其国大旱,多灾异,降大秦王复为武都王。太延初, 难当立镇上邽。太武遣车骑大将军、乐平王丕等督河西、高平诸军取上邽,又诏喻 难当,奉诏摄守。寻而倾国南寇,规有蜀土,袭宋益州,攻涪城,又伐巴西,获雍 州流人七千余家,还于仇池。宋文帝怒,遣将裴方明等伐之。难当为方明所败,弃 仇池,与千余骑奔上邽。太武遣中山王辰迎之赴行宫。方明既克仇池,以保宗弟保 炽守之,河间公齐击走之。

  先是,诏保宗镇上邽,又诏镇骆谷,复其本国。保宗弟文德先逃氐中,乃说保 宗令叛。事泄,齐执保宗送京师,诏难当杀之。氐、羌立文德,屯于浊水。文德自 号征西将军、秦河梁三州牧、仇池公,求援于宋,封文德为武都王,遣偏将房亮之 等助之。齐逆击,禽亮之。文德奔守葭芦,武都、阴平氐多归之。诏淮阳公皮豹子 等率诸军讨文德,走汉中,收其妻子、僚属、资粮。及保宗妻公主送京师,赐死。 初,公主劝保宗反,人问曰:“背父母之邦若何?”公主曰:“礼,妇人外成,因 夫而荣。事立,据守一方,我亦一国之母,岂比小县之主?”以此得罪。

  文成时,拜难当营州刺史,还为外都大官。卒,谥曰忠。子和,随父归魏,别 赐爵仇池公。子德子袭难当爵,早卒。子小眼袭,例降为公,拜天水太守,卒。子 大眼,别有传。小眼子公熙袭爵。正光中,尚书右丞张普惠为行台,送租于南秦、 东益,普惠启公熙俱行。至南秦,以氐反不得进,遣公熙先慰氐。东益州刺史魏子 建以公熙险薄,密令访察,公熙果有潜谋,将为叛乱。子建仍报普惠,令其摄录。 普惠急追公熙,公熙竟不肯赴,东出汉中。普惠表列其事,公熙大行贿赂,终得免 罪。后为假节、别将,与都督元志同守岐州,为秦贼莫折天生所虏,死于秦州。

  文德后自汉中入统汧、陇,遂有阴平、武兴之地。后为宋荆州刺史刘义宣所杀。

  保宗之执也,子元和奔宋,以为武都、白水太守。元和据城归顺,文成嘉之, 拜征南大将军、武都王,内徙京师。

  元和从叔僧嗣复自称武都王于葭芦。僧嗣死,从弟文度自立为武兴王,遣使归 顺。献文授文度武兴镇将,既而复叛。孝文初,征西将军皮欢喜攻葭芦破之,斩文 度首。

  文度弟弘,小名鼠,名犯献文庙讳,以小名称。鼠自为武兴王,遣使奉表谢罪, 贡其方物,孝文纳之。鼠遣子狗奴入侍,拜鼠都督、南秦州刺史、征西将军、西戎 校尉、武都王。鼠死,从子后起统位,孝文复以鼠爵授之。鼠子集始为白水太守。 后起死,以集始为征西将军、武都王。集始复朝于京师,拜都督、南秦州刺史、安 南大将军、领护南蛮校尉、汉中郡侯、武兴王,赐以车旗、戎马、锦彩、缯纩。寻 还武兴,进号镇南将军,加督宁、湘五州诸军事。后仇池镇将杨灵珍袭破武兴,集 始遂入齐。景明初,集始来降,还授爵位,归守武兴。死,子绍先立,拜都督、南 秦州刺史、征虏将军、汉中郡公、武兴王,赠集始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 安王。

  绍先年幼,委事二叔集起、集义。夏侯道迁以汉中归顺也,梁白马戍主尹天保 率众围之。道迁求援于集起、集义,二人贪保边蕃,不欲救之。唯集始弟集朗心愿 立功。率众破天保,全汉川,朗之力也。集义见梁、益既定,恐武兴不得久为外籓, 遂扇动诸氐,推绍先僭称大号,集起、集义并称王,外引梁为援。安西将军邢峦遣 建武将军傅竖眼攻武兴克之,执绍先,送于京师,遂灭其国,以为武兴镇,复改镇 为东益州。

  前后镇将唐法乐、刺史杜纂、邢豹以威惠失衷,氐豪仇石柱等相率反叛,朝廷 以西南为忧。正光中,诏魏子建为刺史,以恩信招抚,风化大行,远近款附,如内 地焉。后唐永代子建为州,未几,氐人悉反。永弃城东走,自此复为氐地。

  魏末,天下乱,绍先奔还武兴,复自立为王。周文定秦、陇,绍先称籓,送妻 子为质。大统元年,绍先请其女妻,周文奏魏帝许之。绍先死,子辟邪立。

  四年,南岐州氐苻寿反,攻陷武都,自号太白王,诏大都督侯莫陈顺与渭州刺 史长孙澄讨降之。九年,清水氐酋李鼠仁据地作乱,氐帅梁道显叛,攻南由,周文 遣典签赵昶慰谕之,鼠仁等相继归附。十一年,于武兴置东益州,以辟邪为刺史。 十五年,安夷氐复叛。赵昶时为郡守,收首逆者二十余人斩之,乃定。于是以昶行 南秦州事。氐帅盖闹等作乱,闹据北谷,其党西结宕昌羌獠甘,共推盖闹为主。昶 分道遣使,宣示祸福,然后出兵讨之。擒盖闹,散其余党。兴州叛氐复侵逼南岐州, 刺史叱罗协遣使告急,昶赴救,又大破之。先是,氐酋杨法深据阴平自称王,亦盛 之苗裔也。魏孝昌中,举众内附,自是职贡不绝。废帝元年,以深为黎州刺史。二 年,杨辟邪据州反,群氐复与同逆。诏叱罗协与赵昶讨平之。周文乃以大将军宇文 贵为大都督、兴州刺史。贵威名先著,群氐颇畏服之。来岁,杨法深从尉迟迥平蜀, 军回,法深寻与其宗人杨崇集、杨陈侳各拥其众,递相攻讨。赵昶时督成、武、沙 三州诸军事,遣使和解之。法深等从命,乃分其部落,更置州郡以处之。

  恭帝末,武兴氐反,围利州,凤州固道氐魏天王等亦聚众响应,大将军豆卢宁 等讨平之。周明帝时,兴州人段吒及下辩、柏树二县人反,相率破兰皋戍。氐酋姜 多复率厨中氐属攻陷落丛郡以应之。赵昶讨平二县,并斩段吒。而阴平、葭芦氐复 往往屯聚,与厨中相应。昶乃简精骑,出其不意,径入厨中,至大竹坪,连破七栅, 诛其渠帅,二郡并降。及昶还,厨中生氐,复为寇掠。昶又遣仪同刘崇义、宇文琦 入厨中讨之,于是群氐并平。

  及王谦举兵,沙州氐帅开府杨永安又据州应谦,大将军达奚儒讨平之。

  吐谷浑,本辽东鲜卑徒河涉归子也。涉归一名弈洛韩,有二子,庶长曰吐谷浑, 少曰若洛廆。涉归死,若洛廆代统部落,是为慕容氏。涉归之在也,分户七百以给 吐谷浑,与若洛廆二部。马斗相伤,若洛廆怒,遣入谓吐谷浑曰:“先公处分,与 兄异部,何不相远,而马斗相伤?”吐谷浑曰:“马食草饮水,春气发动,所以斗, 斗在马,而怒及人,乖别甚易,今当去汝万里外!”若洛廆悔,遣旧老及长史七那 楼谢之。吐谷浑曰:“我乃祖以来,树德辽右,先公之世,卜筮之言云:‘有二子, 当享福祚,并流子孙。’我是卑庶,理无并大。今以马致怒,殆天所启。诸君试驱 马令东,马若还东,我当随去。”即令从骑拥马令回,数百步,欻然悲鸣,突走而 西,声若颓山,如是者十余辈,一回一迷。楼力屈,乃跪曰:“可汗,此非复人事!” 浑谓其部落曰:“我兄弟子孙并应昌盛,廆当传子及曾玄孙,其间可百余年;我乃 玄孙间始当显耳。”于是遂西附阴山,后假道上陇。若洛廆追思吐谷浑,作《阿于 歌》徒河以兄为阿于也。子孙僭号,以此歌为辇后鼓吹大曲。

  吐谷浑遂从上陇,止于枹罕。自枹罕暨甘松,南界昂城、陇涸,从洮水西南极 白兰,数千里中,逐水草,庐帐而居,以肉酪为粮。西北诸杂种谓之阿柴虏。

  吐谷浑死,有子六十人。长子吐延,身长七尺八寸,勇力过人,性刻暴。为昂 城羌酋姜聪所刺,剑犹在体,呼子叶延语其大将绝拔泥曰:“吾气绝,棺敛讫,便 速去保白兰。地既险远,又土俗懦弱,易控御。叶延小兒,欲授余人,恐仓卒终不 能相制。今以叶延付汝,竭股肱之力以辅之,孺子得立,吾无恨也。”抽剑而死。 有子十二人。

  叶延少而勇果,年十岁,缚草为人,号曰姜聪,每旦辄射之,射中则嗥叫泣涕。 其母曰:“仇贼诸将已屠脍之,汝年小,何烦朝朝自苦!”叶延呜咽若不自胜,答 母曰:“诚知无益,然罔极之心,不胜其痛。”性至孝,母病,母三日不食,叶延 亦不食。颇视书传,自谓曾祖弈洛韩始封昌黎公,吾为公孙之子,案《礼》,公孙 之子得以王父字为氏,遂以吐谷浑为氏焉。

  叶延死,子碎奚立。性淳谨,三弟专权,碎奚不能制,诸大将共诛之。奚忧哀 不复摄事,遂立子视连为世子,委之事。号曰莫贺郎,华言父也。奚遂以忧死。视 连立,以父忧思,不游娱酣宴。十五年死,弟视罴立。死,子树洛干等并幼,弟乌 纥提立,而妻树洛干母,生二子慕璝、慕利延。乌纥提一名大孩,死,树洛干立, 自号车骑将军。是岁,晋义熙初也。树洛干死,弟阿豺立,自号骠骑将军、沙州刺 史。部内有黄沙,周回数百里,不生草木,因号沙州。阿豺兼并氐、羌,地方数千 里,号为强国。升西强山,观垫江源,问于群僚曰:“此水东流,更有何名?由何 郡国入何水也?”其长史曾和曰:“此水经仇池,过晋寿,出宕渠始号垫江,至巴 郡入江,度广陵入于海。”阿豺曰:“水尚知归,吾虽塞表小国,而独无所归乎!” 遣使通宋,献其方物。宋少帝封为浇河公。未及拜受,宋文帝元嘉三年,又加除命。 又将遣使朝贡,会暴病,临死召诸子弟告之曰:“先公车骑舍其子虔,以大业属吾, 岂敢忘先公之举而私于纬代!其以慕璝继事。”阿豺有子二十人,纬代长子也。阿 豺又谓曰:“汝等各奉吾一只箭,将玩之地下。”俄而命母弟慕利延曰:“汝取一 只箭折之。”慕利延折之。曰:“汝取十九只箭折之。”慕延不能折。阿豺曰: “汝曹知不?单者易折,众则难摧,戮力一心,然后社稷可固。”言终而死。慕璝 立。

  先是,阿豺时,宋命竟未至而死。慕璝又奉表通宋,宋文帝又授陇西公。慕璝 招集秦、凉亡业之人,及羌戎杂夷众至五六百落,南通蜀、汉,北交凉州、赫连, 部众转盛。太武时,慕璝始遣其侍郎谢大宁奉表归魏。寻讨禽赫连定,送之京师。 太武嘉之,遣使者策拜慕璝为大将军、西秦王。

  慕璝表曰:“臣诚庸弱,敢竭精款,俘擒僭逆,献捷王府,爵秩虽崇,而土不 增廓,车旗既饰,而财不周赏,愿垂鉴察,亮基单款。臣顷接寇逆,疆境之人,为 贼所抄,流转东下,今皇化混一,求还乡土。乞佛曰连、窟略寒、张华等三人家弱 在此,分乖可愍,愿并敕遣,使恩洽遐荒,存亡感戴。”

  太武诏公卿朝堂会,议答施行。太尉长孙嵩及议郎、博士二百七十九人议曰:

  “前者有司所处,以为秦王荒外之君,本非政教所及,来则受之,去则不禁。 皇威远被,西秦王慕义畏威,称臣纳贡,求受爵号。议者以为古者要荒之君,虽人 土众广,而爵不拟华夏。陛下加宠王官,乃越常分,容饰车旗,班同上国。至于缯 絮多少,旧典所无,皆当临时以制丰寡。自汉、魏以来,抚绥遐荒,颇有故事。吕 后遗单于御车二乘、马二驷,单于答马千匹。其后匈奴和亲,敌国,遗缯絮不过数 百;呼韩邪称臣,身自入朝,始乃至万匹。今西秦王若以土无桑蚕,便当上请,不 得言财不周赏也。周室衰微,齐侯小白一匡天下,有赐胙之命,无益土之赏。晋侯 重耳破楚城濮,唯受南阳之田,为朝宿之邑。西秦所致,唯定而已。塞外之人,因 时乘便,侵入秦、凉,未有经略拓境之勋,爵登上国,统秦、凉、河、沙四州之地, 而云土不增廓。比圣朝于弱周,而自同于五霸,无厌之情,其可极乎!西秦王忠款 于朝廷,原其本情,必不至此。或左右不敕,因致斯累。

  检西秦流人,贼时所抄,悉在蒲坂。今既称籓,四海咸泰,天下一家,可敕秦 州送诣京师,随后遣还。所请乞佛三人,昔为宾国之使,来在王庭,国破家迁,即 为臣妾,可勿听许。

  制曰:“公卿议之,未为失体。西秦王所书金城、枹罕、陇西之地,彼自取之, 朕即与之,便是裂土,何须复廓?西秦款至,绵绢随使疏数增益之,非一匹而已。” 自是,慕璝贡献颇简。又通于宋,宋文封为陇西王。

  太延二年,慕璝死,弟慕利延立。诏遣使者策谥慕璝曰惠王。后拜慕利延镇西 大将军、仪同三司,改封西平王;以慕璝子元绪为抚军将军。时慕利延又通宋,宋 封为河南王。太武征凉州,慕利延惧,遂率其部人,西遁沙漠。太武以利延兄有禽 赫连定之功,遣使宣喻之,乃还。后慕利延遣使表谢,书奏,乃下诏褒奖之。

  慕利延兄子纬代惧慕利延害已,与使者谋欲自归,慕利延觉而杀之。纬代弟叱 力延等八人逃归京师,请兵讨慕利延。太武拜叱力延归义王,诏晋王伏罗率诸将讨 之。军至大母桥,慕利延兄子拾寅走河西,伏罗遣将追击之,斩首五千余级。慕利 延走白兰,慕利延从弟伏念、长史孚鸠黎、部大崇娥等率众一万三千落归降。后 复遣征西将军、高凉王那等讨之于白兰。慕利延遂入于阗国,杀其王,死者数万人。 南征罽宾。遣使通宋求援,献乌丸帽、女国金酒器、胡王金钏等物,宋文帝赐以牵 车。七年,遂还旧土。

  慕利延死,树洛干子拾寅立。始邑于伏罗川,其居止出入,窃拟王者。拾寅奉 修贡职,受魏正朔;又受宋封爵,号河南王。太武遣使拜为镇西大将军、沙州刺史、 西平王。后拾寅自恃险远,颇不恭命。通使于宋,献善马、四角羊,宋明帝加之官 号。

  文成时,定阳侯曹安表拾寅今保白兰,多有金银、牛马,若击之,可以大获。 议者咸以先帝忿拾寅兄弟不睦,使晋王伏罗、高凉王那再征之,竟无多克,拾寅虽 复远遁,军亦疲劳。今在白兰,不犯王塞,不为人患,非国家之所急也。若遣使招 慰,必求为臣妾,可不劳而定也。王者之于四荒,羁縻而已,何必屠其国,有其地。 安曰:“臣昔为浇河戍将,与之相近,明其意势。若分军出其左右,拾寅必走保南 山,不过十日,牛马草尽,人无所食,众必溃叛,可一举而定也。”从之。诏阳平 王新成、建安王穆六头等出南道,南郡公李惠、给事中公孙拔及安出北道以讨之。 拾寅走南山,诸军济河追之。时军多病,诸将议贼已远遁,军容已振,今驱疲病之 卒,要难冀之功,不亦过乎?众以为然,乃引还,获驼马二十余万。

  献文复诏上党王长孙观等率州郡兵讨拾寅。军至曼头山,拾寅来逆战,观等纵 兵击败之,拾寅宵遁。于是思悔复蕃职,遣别驾康盘龙奉表朝贡。献文幽之,不报 其使。拾寅部落大饥,屡寇浇河。诏平西将军、广川公皮欢喜率敦煌、凉州、枹罕、 高平诸军为前锋,司空、上党王长孙观为大都督以讨之。观等军入拾寅境,刍其秋 稼。拾寅窘怖,遣子诣军,表求改过,观等以闻。献文以重劳将士,乃下诏切责之, 征其任子。拾寅遣子斤入侍,献文寻遣斤还。拾寅后复扰掠边人,遣其将良利守洮 阳,枹罕所统也。枹罕镇将、西郡公杨锺葵贻拾寅书以责之。拾寅表曰:“奉诏, 听臣还旧土,故遣良利守洮阳。若不追前恩,求令洮阳贡其土物。”辞旨恳切,献 文许之,自是岁修职贡。

  太和五年,拾寅死,子度易侯立。遣其侍郎时真贡方物,提上表称嗣事。后度 易侯伐宕昌,诏让之,赐锦彩一百二十匹,喻令悛改;所掠宕昌口累,部送时还。 易侯并奉诏。死。

  子伏连筹立。孝文欲令入朝,表称疾病,辄修洮阳、泥和城而置戍焉。文明太 后崩,使人告凶,伏连筹拜命不恭。有司请伐之,孝文不许。群臣以其受诏不敬, 不宜纳所献。帝曰:“拜受失礼,乃可加以诘责。所献土毛,乃是臣之常道。杜弃 所献,便是绝之,纵欲改悔,其路无由矣。”诏曰:“朕在哀疚之中,未存征讨。 而去春枹罕表取其洮阳、泥和二戍,时以此既边将之常,即便听许。及偏师致讨, 二戍望风请降,执讯二千余人,又得妇女九百口。子妇可悉还之。”伏连筹乃遣世 子贺鲁头朝于京师。礼锡有加,拜伏连筹使持节、都督西垂诸军事、征西将军、领 护西戎中郎将、西海郡开国公、吐谷浑王,麾旗章绶之饰,皆备给之。

  后遣兼员外散骑常侍张礼使于伏连筹。谓礼曰:“昔与宕昌通和,恆见称大王, 己则自有兴动,殊违臣节。当发之日,宰辅以为君若返迷知罪,则克保蕃业;脱守 愚不改,则祸难将至。”伏连筹遂默然。及孝文崩,遣使赴哀,尽其诚敬。

  伏连筹内修职贡,外并戎狄,塞表之中,号为强富。准拟天朝,树置官司,称 制诸国,以自夸大。宣武初,诏责之曰:“梁州表送卿报宕昌书。梁弥邕与卿并为 边附,语其国则邻籓,论其位则同列,而称书为表,名报为旨。有司以国常刑,殷 勤请讨。朕虑险远多虞,轻相构惑,故先宣此意,善自三思。”伏连筹上表自申, 辞诚恳至。终宣武世至于正光,嫠牛、蜀马及西南之珍,无岁不至。后秦州城人莫 折念生反,河西路绝。凉州城人万于菩提等东应念生,囚刺史宋颖。颖密遣求援于 伏连筹,伏连筹亲率大众救之,遂获保全。自尔以后,关徼不通,贡献遂绝。

  伏连筹死,子夸吕立,始自号为可汗。居伏俟城,在青海西十五里。虽有城郭 而不居,恆处穹庐,随水草畜牧。其地,东西三千里,南北千余里。官有王、公、 仆射、尚书及郎中、将军之号。夸吕椎髻毦珠,以皁为帽,坐金狮子床。号其妻为 母尊,衣织成裙,披锦大袍,辫发于后,首戴金花冠。

  其俗:丈夫衣服略同于华夏,多以罗冪为冠,亦以缯为帽;妇人皆贯珠贝,束 发,以多为贵。兵器有弓、刀甲、鞘。国无常赋,须则税富室商人以充用焉。其刑 罚:杀人及盗马,死;余则征物以赎罪,亦量事决杖。刑人必以氈蒙头,持石从高 击之。父兄死,妻后母及嫂等,与突厥俗同。至于婚,贫不能备财者,辄盗女去。 死者亦皆埋殡,其服制,葬讫则除之。性贪婪,忍于杀害。好射猎,以肉酪为粮。 亦知种田,有大麦、粟、豆。然其北界气候多寒,唯得芜青、大麦,故其俗贫多富 少。青海周回千余里,海内有小山。每冬冰合后,以良牝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 马皆有孕,所生得驹,号为龙种,必多骏异。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 骢驹,能日行千里,世传青海骢者也。土出BX牛、马、骡,多鹦鹉,饶铜、铁、 硃砂。地兼鄯善、且末。

  兴和中,齐神武作相,招怀荒远,蠕蠕既附于国,夸吕遣使致敬。神武喻以大 义,征其朝贡,夸吕乃遣使人赵吐骨真假道蠕蠕,频来东魏。又荐其从妹,静帝纳 以为嫔。遣员外散骑常侍傅灵檦使于其国。夸吕又请婚,乃以济南王匡孙女为广乐 公主以妻之。此后朝贡不绝。

  西魏大统初,周文遣仪同潘濬喻以逆顺之理,于是夸吕再遣使献能舞马及羊、 牛等。然寇抄不已,缘边多被其害。废帝二年,周文勒大兵至姑臧,夸吕震惧,使 贡方物。是岁,夸吕又通使于齐。凉州刺史史宁觇知其还,袭之于州西赤泉,获其 仆射乞伏触状、将军翟潘密,商胡二百四十人,驼骡六百头,杂彩丝绢以万计。恭 帝三年,史宁又与突厥木杆可汗袭击夸吕,破之,虏其妻子,获珍物及杂畜。武成 初,夸吕复寇凉州,刺史是云宝战没。贺兰祥、宇文贵率兵讨之,夸吕遣其广定王、 锺留王拒战。祥等破之,广定等遁走。又拔其洮阳、洪和二城,置洮州而还。保定 中,夸吕前后三辈遣使献方物。天和初,其龙涸王莫昌率来降,以其地为扶州。二 年五月,复遣使来献。建德五年,其国大乱,武帝诏皇太子征之。军至伏俟城,夸 吕遁走,虏其余众而还。明年,又再遣使奉献。宣政初,其赵王他娄屯来降。自是, 朝献遂绝。

  及隋开皇初,侵弘州,地旷人梗,废之。遣上柱国元谐率步骑数万击之。贼悉 发国中,自曼头至树敦,甲骑不绝。其所署河西总管定城王钟利房及其太子可博汗 前后来拒战,谐频破之。夸吕大惧,率亲兵远遁,其名王十三人召率部落而降。上 以其高宁王移兹裒素得众心,拜大将军,封河南王,以统降众。自余官赏各有差。 未几,复来寇边,州刺史皮子信拒战死之。汶州总管梁远以锐卒击之,乃奔退。俄 而入寇廓州,州兵击走之。

  夸吕在位百年,屡因喜怒废杀太子。其后太子惧杀,遂谋执夸吕而降,请兵于 边吏。秦州总管河间王计应之,上不许。太子谋泄,为其父所杀。复立少子嵬王诃 为太子。叠州刺史杜祭请因其衅讨之,上又不许。六年,嵬王诃复惧父诛,谋归国, 请兵迎接。上谓其使者曰:“溥天之下,皆是朕臣妾,各为善事,即朕称心。嵬王 既有好意,欲来投服,唯教嵬王为臣子法,不可远遣兵马,助为恶事。”嵬王乃止。 八年,其名王拓拔木弥请以千余家归化。上曰:“叛天背父,何可收纳!又其本意, 正自避死,若今违拒,又复不仁。若有音信,宜遣慰抚,任其自拔,不须出兵马应 接。其妹夫及甥欲来,亦任其意,不劳劝诱也。”是岁,河南王移兹裒死,文帝令 其弟树归袭统其众。平陈之后,夸吕大惧,逃遁险远,不敢为寇。

  十一年,夸吕卒,子世伏使其兄子无素奉表称籓,并献方物,请以女备后庭。 上谓无素曰:“若依来请,他国便当相学,一许一塞,是谓不平。若并许之,又非 好法。”竟不许。十一年,遣刑部尚书宇文弼抚慰之。十六年,以光化公主妻世伏, 上表称公主为天后,上不许。

  明年,其国大乱,国人杀世伏,立其弟伏允为主。使陈废立事,并谢专命罪, 且请依俗尚主,上从之。自是朝贡岁至,而常访国家消息,上甚恶之。炀帝即位, 伏允遣子顺来朝。时铁勒犯塞,帝遣将军冯孝慈出敦煌御之,战不利。铁勒遣使谢 罪请降,帝遣黄门侍郎裴矩慰抚之,讽令击吐谷浑以自效。铁勒即勒兵袭破吐谷浑, 伏允东走,保西平境。帝复令观德王雄出浇河,许公宇文述出西平掩之,大破其众。 伏允遁逃于山谷间,其故地皆空。自西平临羌城以西,且末以东,祁连以南,雪山 以北,东西四千里,南北二千里皆为隋有。置郡、县、镇、戍,发天下轻罪徙居之。 于是留顺不之遣。伏允无以自资,率其徒数千骑,客于党项。帝立顺为主,送出玉 门,令统余众,以其大宝王泥洛周为辅。至西平,其部下杀洛周,顺不果入而还。

  大业末,天下乱,伏允复其故地,屡寇河右,郡县不能制。

  吐谷浑北有乙弗勿敌国,国有屈海,海周回千余里。众有万落,风俗与吐谷浑 同。然不识五谷,唯食鱼及苏子。苏子状若中国枸巳子,或赤或黑。

  有契翰一部,风俗亦同,特多狼。

  白兰山西北,又有可兰国,风俗亦同。目不识五色,耳不闻五声,是夷蛮戎狄 之中丑类也。土无所出,直大养群畜,而户落亦可万余人。顽弱不知斗战,忽见异 人,举国便走。性如野兽,体轻工走,逐不可得。

  白兰西南二千五百里,隔大岭,又度四十里海,有女王国。人庶万余落,风俗 土著,宜桑麻,熟五谷,以女为王,故因号焉。译使不至,其传亦然。

  宕昌羌者,其先盖三苗之胤。周时与庸、蜀、微、卢等八国从武王灭商。汉有 先零、烧当等,世为边患。其地东接中华,西通西域,南北数千里。姓别自为部落, 酋帅皆有地分,不相统摄,宕昌即其一也。俗皆土著,居有屋宇。其屋,织犛牛尾 及羖羊毛覆之。国无法令,又无徭赋。唯战伐之时,乃相屯聚;不然,则各事生业, 不相往来。皆衣裘褐,牧养犛牛、羊、豕以供其食。父子、伯叔、兄弟死者,即以 继母、世叔母及嫂、弟妇等为妻。俗无文字,但候草木荣落,记其岁时。三年一相 聚,杀牛、羊以祭天。

  有梁勤者,世为酋帅,得羌豪心,乃自称王焉。勤孙弥忽,太武初,遣子弥黄 奉表求内附。太武嘉之,遣使拜弥忽为宕昌王,赐弥黄爵甘松侯。弥忽死,孙彪子 立。其地自仇池以西,东西千里;席水以南,南北八百里。地多山阜,人二万余落。 世修职贡,颇为吐谷浑所断绝。彪子死,弥治立。彪子弟羊子先奔吐谷浑,遣兵送 羊子,欲夺弥治位。弥治遣使请救,献文诏武都镇将宇文生救之,羊子退走。弥治 死,子弥机立,遣其司马利柱奉表贡方物。杨文度之叛,围武都,弥机遣其二兄率 众救武都,破走文度。孝文时,遣使子桥表贡硃沙、雄黄、白石胆各一百斤。自此 后,岁以为常,朝贡相继。后孝文遣鸿胪刘归、谒者张察拜弥机征南大将军、西戎 校尉、梁益二州牧、河南公、宕昌王。以助之。

  邓至者,白水羌也,世为羌豪,因地名号,自称邓至。其地自亭街以东,平武 以西,汶岭以北,宕昌以南,士风习俗,亦与宕昌同。其王像舒治遣使内附,高祖 拜龙骧将军、邓至王,遣贡不绝。周文命章武公导率兵送之。

  邓至之西有赫羊国。初,其部内有一羊,形甚大,色至鲜赤,故因为国名。

  又有东亭卫、大赤水、寒宕、石河、薄陵、下习山、仓骧、覃水等诸羌国,风 俗粗犷,与邓至国不同焉。亦时遣贡使,朝廷纳之,皆假之以杂号将军,子、男、 渠帅之名。

  白兰者,羌之别种也。其地东北接吐谷浑,西北利摸徒,南界那鄂。风俗物产, 与宕昌略同。周保定元年,遣使献犀甲、铁铠。

  党项羌者,三苗之后也。其种有宕昌、白狼,皆自称獼猴种。东接临洮、西平, 西拒叶护,南北数千里,处山谷间。每姓别为部落,大者五千余骑,小者千余骑。 织BX牛尾及醿惣毛为屋,服裘褐,披氈为上饰。俗尚武力,无法令,各为生业, 有战阵则屯聚,无徭役,不相往来。养BX牛、羊、猪以供食,不知稼穑。其俗淫 秽蒸报,于诸夷中为甚。无文字,但候草木以记岁时。三年一聚会,杀牛羊以祭天。 人年八十以上死者,以为令终,亲戚不哭;少死者,则云夭枉,共悲哭之。有琵琶、 横吹,击缶为节。

  魏、周之际,数来扰边。隋文帝为丞相时,中原多故,因此大为寇掠。蒋公梁 睿既平王谦,请因还师讨之。开皇元年,有千余家归化。五年,拓拔宁丛等各率众 诣旭州内附,授大将军,其部下各有等差。十六年,复寇会州,诏发陇西兵讨之, 大破其众,人相率降,遣子弟入谢罪。帝谓曰:“还语尔父兄,人生须有定居,养 老长幼。乃乍还乍走,不羞乡里邪!”自是朝贡不绝。

  附国者,蜀郡西北二千余里,即汉之西南夷也。有嘉良夷,即其东部,所居种 姓自相率领,土俗与附国同,言语少殊。不统一,其人并无姓氏。

  附国王字宜缯。其国南北八百里,东西千五百里。无城栅,近川谷,傍山险。 俗好复雠,故垒石为巢,以避其患。其巢高至十余丈,下至五六丈,每级以木隔之, 基方三四步,巢上方二三步,状似浮图。于下级开小门,从内上通,夜必关闭,以 防贼盗。国有重罪者,罚牛。人皆轻捷,便击剑。漆皮为牟甲,弓长六尺,竹为箭。 妻其群母及嫂,兒弟死,父兄亦纳其妻。好歌舞,鼓簧,吹长角。有死者,无服制, 置尸高床之上,沐浴衣服,被以牟甲,覆以兽皮。子孙不哭,带甲舞剑而呼云: “我父为鬼所取,我欲报冤杀鬼。”自余亲戚,哭三声而止。妇人哭,必两手掩面。 死家杀牛,亲属以猪酒相遗,共饮敢而瘗之。死后一年,方始大葬,必集亲宾, 杀马动至数十匹。立木为祖父神而事之。其俗以皮为帽,形圆如钵,或戴冪狖。衣 多毼皮裘,全剥牛脚皮为靴。项系铁锁,手贯铁钏。王与酋帅,金为首饰,胸前悬 一金花,径三寸。其土高,气候凉,多风少雨,宜小麦、青稞。山出金、银、铜、 多白雉。水有嘉鱼,长四尺而鳞细。

  大业四年,其王遣使素福等八人入朝。明年,又遣其弟子宜林率嘉良夷六十人 朝贡。欲献良马,以路险不通。请开山道,修职贡物,炀帝以劳人不许。

  嘉良有水阔六七十丈,附国有水阔百余丈,并南流。用皮为舟而济。

  附国南有薄缘夷,风俗亦同。西有女国。其东北连山绵亘数千里,接于党项。 往往有羌,大小左封、昔卫、葛延、白狗、向人、望族、林台、舂桑、利豆、迷桑、 婢药、大硖、白兰、北利摸徒、那鄂、当迷、渠步、桑悟、千碉,并在深山穷谷, 无大君长。其风俗略同于党项,或役属吐谷浑,或附附国。大业中,朝贡。缘西南 边置诸道总管以管之。

  稽胡,一曰步落稽,盖匈奴别种,刘元海五部之苗裔也。或云山戎赤狄之后。 自离石以西,安定以东,方七八百里,居山谷间,种落繁炽。其俗土著,亦知种田, 地少桑蚕,多衣麻布。其丈夫衣服及死亡殡葬,与中夏略同;妇人则多贯蜃贝以为 耳颈饰。与华人错居。其渠帅颇识文字,言语类夷狄,因译乃通。蹲踞无礼,贪而 忍害。俗好淫秽,女尤甚,将嫁之夕,方与淫者叙离,夫氏闻之,以多为贵。既嫁, 颇亦防闲,有犯奸者,随事惩罚。又兄弟死者,皆纳其妻。虽分统郡县,列于编户, 然轻其徭赋,有异华人。山谷阻深者,又未尽役属,而凶悍恃险,数为寇。

  魏孝昌中,有刘蠡升者,居云阳谷,自称天子,立年号,署百官。属魏氏乱, 力不能讨。蠡升遂分遣部众抄掠,汾、晋之间,略无宁岁。神武迁鄴后,始密图之, 乃伪许以女妻蠡升太子。蠡升遂遣子诣鄴,齐神武厚礼之,缓以婚期。蠡升既恃和 亲,不为之备。魏大统元年三月,齐神武袭之,蠡升率轻骑出外征兵,为其北部王 所杀,送于神武。其众复立蠡升第三子南海王为主,神武灭之,获其伪主及弟西海 王并皇后、夫人、王公以下四百余人,归于鄴。

  居河西者,多恃险不宾。时周文方与神武争衡,未遑经略,乃遣黄门侍郎杨[A 181]就安抚之。五年,黑水部众先叛。七年,别帅夏州刺史刘平伏又据上郡反。自 是北山诸部,连岁寇暴。周文前后遣于谨、侯莫陈崇、李弼等相继讨平之。

  武成初,延州稽胡郝阿保、狼皮率其种人,附于齐氏。阿保自署丞相,狼皮自 署柱国,并与其别部刘桑德共为影响。柱国豆卢宁督诸军击破之。二年,狼皮等余 党复叛,诏大将军韩果讨破之。

  保定中,离石生胡数寇汾北,勋州刺史韦孝宽于险要筑城,置兵粮,以遏其路。 及杨忠与突厥伐齐,稽胡等便怀旅拒,不供粮饩。忠乃诈其酋帅,云与突厥回兵讨 之,酋帅等惧,乃相率供馈焉。其后丹州、绥州等部内诸胡,与蒲川别帅郝三郎等 又频年逆命,复诏达奚震、辛威、于寔等前后穷讨,散其种落。天和二年,延州总 管宇文盛率众城银川,稽胡白郁久同、乔是罗等欲邀袭,盛并讨斩之。又破其别帅 乔三勿同等。五年,开府刘雄出绥州,巡检北边川路。稽胡帅白郎、乔素勿同等度 河逆战,雄复破之。

  建德五年,武帝败齐帅于晋州,乘胜逐北,齐人所弃甲仗,未暇收敛,稽胡乘 间窃出,并盗而有之。乃立蠡升孙没铎为主,号圣武皇帝,年曰石平。六年,武帝 定东夏,将讨之,议欲穷其巢穴。齐王宪以为种类既多,又山谷阻绝,王师一举, 未可尽除,且当翦其魁帅,余加慰抚。帝然之,乃以宪为行军元帅,督行军总管赵 王招、谯王俭、滕王逌等讨之。宪军次马邑,乃分道俱进。没铎遣其党天柱守河东, 又遣其大帅穆支据河西,规欲分守险要,掎角宪军。宪命谯王俭击破之,斩获千余 级。赵王招又擒没铎,众尽降。宣政元年,汾胡帅刘受罗千复反,越王盛督诸军讨 禽之。自是寇盗颇息。

  论曰:氐、羌、吐谷浑等曰殊俗,别处边陲,考之前代,屡经叛服,窥觇首鼠, 盖其本性。夫无德则叛,有道则伏,先王所述荒服也。

上一章』『北史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北史 列传卷八十四部分译文

氐是西夷的别支种族,号称“白马”。三代的时候,氐自有君长,却每世朝见一次。所以《诗经》说“:从那个氐、羌,没有敢不来朝见天子的。”秦汉以来,氐世世代代生活在岐、陇以南、汉川以西的地…详情

相关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找教育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zhaojiaoyu.cn/bookview/7449.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